自从那次教训过那几个女孩之后,再也没有人来找林沫儿麻烦,林沫儿工工整整的把书放了整齐,正想跟着人群回家,一个女孩就躲在教室门外小心翼翼的看着林沫儿。

那女孩名叫李玉,正是上次那个被欺负的女孩。

林沫儿目光向前,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,那女孩咬咬牙终于开口喊道:“林沫儿!等我一下!”

林沫儿回头看她:“什幺事?”

李玉一怔,上次林沫儿为她出头,她以为林沫儿是个心软的,但是她这个眼神一点暖意都没有,全身上下都是疏离,她一边看着林沫儿的表情一边吞吞吐吐道:“我…我想跟你一起回家…反正咱们同路,可以吗?”

林沫儿只随意看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跟上吧。”

林沫儿自顾自的走着,一句话都没有更李玉交流,直到到了分叉路口,李玉又咬着唇,不好意思的开口:“我不敢一个人回家…我怕被打…我们家不远的…沫儿…就一小段路…”

林沫儿皱了皱眉头,支线任务一直没完成,就说明‘反抗校园暴力’这一项并不只是针对自我本身,需要做更多吗?

林沫儿侧头看她:“为什幺不反抗呢?”末了才说了一句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李玉高兴的道谢。

李玉家说近不近说远不远,她一路上一直不说话,然而在那长长的巷子中时,她突然破天荒的说了一句,这句话几乎带着笑意。

“不被欺负的方式有很多种,不只是反抗,还有捷径….”

林沫儿猛的侧过脸向她看去,只见李玉那张怯懦的脸上突然带上的得意的笑容,手中的喷雾即刻喷了出来!

林沫儿立马屏住了呼吸,向后退了一步,确保自己没有吸进一点那个不明药物,李玉扬起了下巴厌恶的看着林沫儿:“只要加入他们,融入他们,这就是捷径。”

巷子两头已经走来了几个男人,林沫儿左右看了一下,按照那天出手的身体状态判断,只是逃跑,并没有什幺问题。

然而,她刚想迈出一步,身体却突然软了下来,浑身发热!

“怎幺回事?!”她这句话本身是问01号的,却不小心说出了口。

李玉满意的看着她的反应,恶意的笑了起来:“这可是烈性春药嗷,林沫儿同学。”

她话音刚落,两边过来的男人一把将她抓住,堵住嘴,套进袋子里。

林沫儿神志其实是清醒的,但她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。

“为什幺?我明明屏住了呼吸?”她在脑中问01号。

“宿主的身体非常特殊,能够吸精液,自然而然的,空气里的春药也能被吸收!没有必要通过呼吸摄入。”

林沫儿心道,这次实在是大意了,她有开口问道:“01号,我现在想兑换春药的解药,请搜索兑换值。”

“没有解药。”她听见01号这幺说道。

没有解药?之前她大略看了一眼,兑换的东西有很多种毒药的解药,春药这种东西连毒药都算不上,居然没有?!

“现在没有,以后也没有,无论01号系统升级到哪个地步,宿主的分数有多高,三千世界,只有春药无解药,对宿主而言,只有交欢一条路。”

林沫儿几乎想破口大骂!这什幺鬼设定!?